20180614

鏡中緣


迷惑太多 能望見太多 明白太少 預計長夜深 終於天曉 暗黑的心 才最叵測 難料 雲象太多 而道理太多 提示太少 直到長夜深 星光普照 聽風的笑 能盡世間 奇妙 如夢初醒 無言才動聽心的呼叫 鏡中緣 霧裡花 在美好 從未需要 如夢不醒 茫然流淚過方懂真笑 愛很長 夜再深 還有破曉 迷惑太多 能望見太多 明白太少 預計長夜深 終於天曉 暗黑的心 才最叵測 難料 同伴太多 沿路過太多 留下太少 別算人或妖 鬼影心竅 有酒今宵 讓最困擾 忘掉 如夢初醒 明明還在笑怎麼哭了 鏡中緣 霧裡花 最假的 才越心跳 如夢不醒 明明流淚了怎麼失笑 怨很長 恨太多 唯愛太少

20180530

那等待…那異常漫長的等待……

眾人都聚集在走廊盡頭的等候室。一間細小的長方形房間,中間放著一張米啡色的梳化,左邊放著兩張帶淺米白色的客椅,右邊的則是四張同款但粉綠色的客椅,還有一張小圓木桌,予人乾淨明亮的感覺。起初大家都表現輕鬆的在傾談著,說說笑笑,一小時便過去了。話題耗盡了後,每人便各自各的在低頭靜默——有人看電話,有人在看書,有人閉目養神,有人來回踱步…總之希望時間能在彈指間閃過,令等待的感覺減短一點。

兩小時過去,房間中隱約有一陣焦燥不安:有人忍不住離開等候室,不知是去查看甚麼,或是走出室外抽煙解悶;有人不住查看手錶,雖然還在翻掀著手頭上的書,但同時按捺不住每隔五分鐘便抬頭觀望走廊外的景況。有人繼續故作冷靜,一臉不在乎的說他想多睡一會。大家依然保持沈默,走廊外的腳步聲顯得特別響亮。

來到第三個小時,冷氣的溫度使人手腳冰冷起來,就像在寒冬中不得不抖動一下身軀來保持體溫一樣,房內的每一個人都幾乎已經離開了自己的座椅。究竟還要等待多久?這條問題大家心照不宣。已經超過了預期中要等候的時間…是發生了甚麼事嗎?無止境的等待是最磨人。心中會有千百種推測,往往都不能自已地想像最壞的可能性,令人的不安憂慮發大澎漲起來。好像一個愛捉弄人的淘氣小鬼,總在出奇不意的時候跳出來嚇唬人,想把它趕走又抓不著它,很是纏人。顧目四盼,眾人都嘗試找一個焦點去定下神來。玻璃窗上貼著五張海報,貼的人應該對海報的擺放不太有要求,雖然從房間內只見到海報白色的背面,但在純白色的襯托下更清楚見到有點東歪西倒。

已經來到該吃午飯的時間。走廊外開始傳來熱飯菜的氣味,也有不同的人進出等候室,用微波爐把自備的飯盒加熱。儘管房間內的氣氛變得熱鬧起來,但空氣中彷彿凝結了一層看不見的濃霧,令人有點喘不過氣來。有人索性走出升降機大堂,以逃離那窒息的空間。在那數小時的等待中,好比走進了扭曲的時空,時間過得忽緩忽快。有時候那五分鐘有如二十分鐘之久,但同時,四小時又在一息間消逝了。這種難以捉摸的變化,一旦墮進其中,其實也只可無能為力的迷失當中。

意志敵不過身體自然的需要,在幾乎想中途休息去充飢之際,他們便收到了期盼多時的消息。差不多了,馬拉松式的等待終於終點在望了。不自覺地繃緊的肌肉終能夠自然放鬆,臉部表情也從容下來,各人由之前嚴肅皺眉的樣子換成帶微笑的眼睛,甚至開始說點笑話自娛。

好像從缺氧的高山回到地平線,鬆一口氣的感覺實在太好了。整個人也由飄浮扭曲的空間回歸到現實,是一種確切的腳踏實地的感覺,每一步都是真實而肯定。

你隱藏不住眉宇間的喜悅,因為你確實知道,摯愛的人將再次重回你的懷抱裡。



20180529

交替

比她預期中遲了點到達中途站,盛夏的太陽六點多才下山,但那時候連滿月都已經高掛寶藍色的上空。

正值人潮高峰的下班時間,她急步往前走,眼前的行人就以同樣,甚至比她更快的速度,一個接一個迎面而來。這種跟身邊人背道而馳的感覺使她產生一種停滯不前的錯覺,而衝破這錯覺的唯一方法,就是換上更快的步伐。每年要逆流回產地的三文魚可能才明白她的感覺吧,她想。

終於去到小巴車站,與其說是「車站」,更正確的應該只是一個在馬路旁的車號牌。她排在隊列的第二位,前面站著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士,以他典型的發福身形及不幸的地中海,猜想是個剛下班的中年辦公一族。小巴站前是一列的巴士站,等車的下車的追趕巴士的人摩肩接踵,大家都有明確的目的地,更甚的是希望以最快的方法達到,因此中途離棄自己排著的隊而走上另一架巴士的人比比皆是。巴士從遠處駛來,泊站,放下乘客,再換上另一批乘客,然後離開,同樣的景象在她等小巴期間重覆了不下數十次。她都分不清每一架巴士的分別,只知道自己只有一個選擇,一個方向,就只需要安心靜候著。

這是一個星期二晚上的金融商業區,摩天大廈的螢幕外牆不停閃動著,刺眼的光線拚命地要搶去路人的視線。某程度它是成功的,她不為意地抬起頭,把焦點從五光十色的手機螢幕轉移到更喧鬧的繁市夜空——無疑是華麗奪目的,但更重要的人在小巴線的另一終端在等待著她,所以當小巴終於從車群中亮出身影時,她的集中力便全放在小巴上。

然後小巴靠近,停站,車上的乘客離開變回路人,候車的人登車轉化成為乘客,交替的儀式不停進行著。她登上小巴,坐在窗邊位置,心中默念即將見面的人,窗外瞬息萬變的人和物都被摒在外頭。最後小巴又再離開,載著她跟一班有一車緣分的陌生人,往同樣的航道啟程。


20180521

怕甚麼…?

第四次,這次已經是高靜第四次經歷分手。第一次叫刻骨銘心,第二次叫吸收經驗,第三次叫有緣無份,來到第四次,她都不知道叫甚麼好。相處了六個月,冷戰了一個月零兩星期,最初開始走下坡時的灰心,直至終於一刀兩斷後,她心裡其實是鬆了口氣--也好,終於也不用再糾纏,反正高靜連當初喜歡這個人的感覺也開始沒有印象……就這樣,另一個跟她曾經親密得肉帛相見的人又再默默地變成了陌路人,走回各自原有的軌跡。拖手,分手;再拖手,再分手…戀愛的意義是甚麼?高靜胡塗了,也覺得累了--情感的付出畢竟是件很累人的事。

輕描淡寫地處理好分手事宜後,高靜並沒有要哭的意欲,只是心中一陣空虛的好不自在。高靜走到了卡拉OK店,參加了朋友的生日派對。她喝了點酒。她並沒有要喝醉的意圖,只想靠酒精放鬆一下自己。派對中人很多,多得令她懷疑生日的朋友能否認得所有的人。他們有的在唱歌,有的在猜枚,或是已喝得爛醉胡混著的人也有。高靜冷眼看著這些人,沒發一言--這種混亂的日子,她也經歷過,那是在她二次分手後的事,現在想來也覺得可笑。她繼續靜靜地坐在一旁,忽然間,她留意到一股熾熱的眼神直刺刺的望著她。高靜迎著目光看過去,是一個廿多歲的男生,看上去年齡應該比高靜小一點吧。終於他倆的目光碰上了。雖然中間隔著了七,八個人,男生的目光都是一直看著高靜。在酒精的影響下,高靜的視線有點朦朧,她背靠著沙發椅,怔怔地看著男生。她甚麼也不記得,只記得當時聽到王菲在唱著「怕甚麼,怕被迷魂……


後來,那個男的從朋友間找到了高靜的電話。對高靜來說,又是一如以往的追求攻勢,她都不知是第幾次應付。他人不錯,身高外貌都是高靜喜歡的類型;他會運動,也愛看書聽音樂;對高靜當然也是處處遷就,在各方面來說,都是那麼無懈可擊。對高靜來說,一切都來得太虛幻,竟然會出現這麼完美的人,還待她這樣好,她是在做夢嗎?高靜很怕,她怕愈美好的夢,醒來時現實便會愈殘酷。


……為甚麼 感動我 等我難習慣 最低痛楚……


他對高靜的若即若離感到不解。那天晚上,他跟她走到沙灘去,看著眼前漆黑一片的大海,一疊又一疊的浪花湧到岸邊。忽然間,高靜打破沈默問:「你記得在派對中,你看著我的那一刻,在我們之間播放著的是甚麼歌?」他想了一會便答:「是王菲的迷魂記嗎?」高靜被他的細心怔住了,愈看到他的好,高靜便覺得愈不真實。突然間高靜脫下鞋子往海邊跑去,他亦緊緊跟在她的身後。她游出去,他也跟著她游出海。游了好一陣子後,高靜累了,在載浮載沉的海水中飄浮著。這時,她看到游到了身邊的他。她再次看到他那股熾熱的眼神後,她的眼淚便一直流下來。高靜說,我怕。怕甚麼?他問。高靜頓了一頓說,我很累,我怕我再沒有豁出去愛的勇氣。


……怕甚麼 怕習慣豁出去愛上他人……


他甚麼也沒說,只是把濕透了的高靜緊緊摟著。他跟她一起衝過第三個浪後,在高靜耳邊細語:你需要的勇氣,就由我來重新帶給你。


------------------------finished @ 20111218 22:24




I wrote this piece when I first heard this song. 
it's still one of my favorite songs after all these years 

20180519

人生交叉點

她應該是個烈女。

千迴百轉後,選了個比自己年輕十多年且門不當戶不對的男人當伴。明知得不到世俗人的祝福,但愛情使她盲目。然而,她雖已負託終生,卻瀟灑地不在乎一紙婚書,一直沒有註冊。

老來得子,縱使生活上遇上種種難題,都靠著兒子的力量而咬緊牙關闖過去。

怎料到當兒子差不多獨立的時候,她卻患上癌症。本以為做手術便好,不夠半年時間,癌細胞竟已經擴散。

倔強高傲的她,知道日子不多,不希望成為兒子的負擔,因此斷然拒絕一切治療,希望早登極樂,解脫一切痛苦。

儘管她內心是千萬個不捨得她的乖兒子。

這一個人生交叉點,若然你是她,你又會如何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