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2

月亮說



「你為甚麼要影下那月亮?」

「它很光很亮啊。而且昨晚看不見它。」

「你之後會翻看這照片嗎?都照不清楚。」

「不會啊…」

想記下的是那一剎那的感覺。

她抬頭看著高高在上的月光,那個被厚雲簇擁著的月光,那個稍縱即逝的月光;假如后羿也曾經靠著仰望月亮來念掛嫦娥,她亦想仿效神話,把她的思念交托明月。

月亮忽明忽暗,圍堵住它的雲層恍恍惚惚地飄來劃去,像是硬要令她看不清圓月的照面。她繼續堅定地站住,她知道那些雲並不能阻隔些甚麼;甚至,令她的目光更專注。

她想起某一夜在月映下的觥籌交錯,那時的她不懂時光飛逝,只管儘情燃燒青春。月亮同樣守候在深藍恬靜的夜空,但她的眼中就只有耍樂。從來不愁寂寞的人又怎懂得欣賞沉靜溫柔的月色?

或許跟月亮的交流總發生在孤寂之時——然後的她,然一身,坐在咖啡室外百無聊賴。過路人的喧嘩不絕於耳,就快被噪音轟得頭痛欲絕的她只想放空靈魂。她雙目虛浮地呆看著天空,當晚的雲和今天的有點相似,都是比較厚層,又有些浮雲在飄散著。不同的是,當年的月亮彷彿比今天的更潤圓更光亮,任憑烏雲再多也遮擋不住它的光芒——耀目但不灼熱,灑在海面上的月色如絲緞般柔軟溫順;月色的溫柔將她寂寞的心房給填滿,繃緊的眉梢被撫平,不安騷動的靈魂也就安定下來。

這一闕月,時勾時滿;它明豔,它溫婉,卻偏偏只在黑夜才能相遇。與月亮的相知相交教她明白,你得先承受黑暗,方能體會月夜下那一刻矇矓的浪漫。

她仰望著今晚的月光,回首在不同月夜下飄絮般的回憶。往事如煙,也許只有她在意一點一滴下的月色,但她知道,明月會一直為她看守這些年華裏的思憶。

------------------------2/11/2018

20180830

坐巴士呀啦

上班途中
出門前掙扎了一下應該選巴士或地鐵,因天雨關係路上總易發生車禍,但個人又比較愛坐巴士;
最後跟隨了心中意願坐上巴士。
怎料,一程路上就遇上了兩次封路
塞車到現在還未到達....

名符其實的抵死 lol

人生啊…有時就是無奈。直覺的選擇未必有好的結局,但親手選的怨不得人,唯有自嘲一下,輕鬆面對。

20180815

亂寫

很久沒寫字
打下一堆都存在草稿堆

這刻忽然有種抓不穩甚麼的無力感
虛空的
就亂寫一番

泡沫的美,一觸即破
不屬於掌心
卻一息間吸引了你的心

然後
沒有然後
看它隨意飄
招搖它的夢幻

你隨它流動
突如其來
它就在你眼前爆破,消逝

你的心也碎滿一地

20180629

電影欣賞-- 給我一個道歉 The Insult

Image result for 給我一個道歉


剛看了一套很不錯的電影-- The Insult 給我一個道歉

故事發生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Beirut), Toni 一向都討厭巴勒斯坦人並希望巴勒斯坦難民離開自己國家的黎巴嫩基督徒。某天巴勒斯坦人 Yasser 在 Toni 家附近當工頭監工之際,發現 Toni 家的水喉違規並把水灑到他身上。他曾帶工人上門提出幫 Toni維修但被他拒絕,於是 Yasser 擅自重新安裝水喉,當 Toni 發現之際他直接把新喉打爛,Yasser 忍不住用粗口回罵了 Toni 。Toni 覺得被羞辱,堅持 Yasser 要親口道歉。正當 Yasser 老闆把他帶到 Toni 面前準備道歉之際,Toni 卻反指罵巴勒斯坦民族,甚至說「希望(前以色列總理)沙龍將所有巴勒斯坦人殺掉」。面對自己民族被侮辱的盛怒之下,Yasser 往 Toni 揮了幾拳,使 Toni 兩條肋骨骨折。Toni 最終將事情帶上法庭,但因為他兩個都沒有說出 Yasser 打人的直接原因,被法院撤銷了案件。Toni 不服氣,找來同樣是基督徒和討厭巴勒斯坦人的名律師 Wajdi Wehbe 代表他上訴;怎料,Wajdi的女兒 Nadine 卻是同情巴勒斯坦人的律師,自告奮勇代表 Yasser 挑戰自己父親。在上訴庭內,巴勒斯坦人流離失所的歷史被 Nadine 一再提起,以解釋 Yasser 聽到 Toni 那句說話時的痛苦和憤怒。但原來,身為黎巴嫩人的 Toni 也在黎巴嫩內戰中有慘痛的記憶,一度也是難民的他,令人明白他對巴勒斯坦人的憎恨和痛楚。法庭內的對決,將歷史的瘡疤揭開,惹起了黎巴嫩人和巴勒斯坦人的衝突,連總統也要介入處理。兩人之間的誤會,提升到民族怨恨之後,又會如何收場?

入戲院之前,坦白說我對巴勒斯坦的政治歷史,還有黎巴嫩內戰的歷史,都一曉不通;但編導透過法庭內雙方精采的辯論,令觀眾能夠逐少逐少理解巴勒斯坦難民過去遇過的苦難和今天流離失所的困境,同時亦帶出了1975年黎巴嫩內戰為人民帶來的陰影。雖然有很多歷史資料,卻一點也不沉悶,也引起我去了解一下當中的歷史。

翻看歷史,自從1948年的第一次中東戰爭中受到以色列攻打及隨後不斷的中東戰爭,有九十多萬的巴勒斯坦人都被迫逃出家園,去到附近不同的國家避難(其實再早年亦同樣被不同國家統治過)。可能基於這個歷史背景,令巴勒斯坦人總會較易得到同情。所以當電影中的Toni 對 Yasser 提起跟以巴戰爭有關的沙龍及屠殺,難免會因為「政治不正確」而被人詬病。

但較少人知道的,反而是黎巴嫩內戰也造成了一班痛失家園的人。到1970年,巴勒斯坦解放運動被約旦政府驅逐出境後,大批巴勒斯坦人去到黎巴嫩。不同教派不同種族的人蘊釀多重衝突,最終在1975年爆發內戰,武裝黨派肆意進行大屠殺,令不少平民被殺害,倖存的黎巴嫩人都要爭相走難。主角 Toni 原來小時候就親歷了逃離,為他帶來很大的陰影,令他一直都不敢回到家鄉 Damour,亦因此對巴勒斯坦人產生憎恨。但正如律師 Wajdi 所言,這群黎巴嫩人的哀痛,卻不如巴勒斯坦人的那麼名正言順,沒有人談及它,仿佛不曾發生一樣。從心理學角度去看 Toni 所代表的黎巴嫩人,根本沒有好好處理 Grief,所以就停留了在 Anger 「憤怒」這階段。因此一個原本微不足道的誤會,就足以引爆抑壓多年的怒火,燒成熊熊大火。

電影借用了法庭去講述一段又一段歷史,還有剖析兩邊人民的心態。律師 Wajdi 說了一句對白令我印象很深 "No one has a monopoly on suffering."。 巴勒斯坦人的痛當然為世所知,但 Yasser 後來明白了自己不是唯一一個受害者,當他知道 Toni 也受過戰爭的蹂躪後,又當 Toni 終於能面對一直迴避的陰影而重返家鄉後,二人的怒氣已經在不經不覺間煙消雲散。

中東內各個派別種族的衝突每天依然發生著,多年互相挑撥所累積下來的恩怨,又有沒有可能藉一個道歉而得到解決?而人民的慘病經歷,又要到何時才會被正視?

20180625

你知道嗎?
在充滿沒意義躁音的世界是沒可能專心看書的
勉強去讀,亦只是將文字無意識地經眼球帶入視覺神經
卻沒可能好好的感受文字的意境和力量。

可是,安靜的角落在這偌大的世界內是如此稀有

有些時候還會想像一下逃離現實的情景
沒有指現實狀況有甚麼問題
但我猜任何人也會有想過只剩下自己一人的世界吧
又或是像魔術師般,「咻」的一聲把自己變消失於人前
喜歡的,討厭的,不該愛的,該原諒的…… 就為所有關係暫時畫個休止符,讓激烈的情緒充血的頭腦冷靜一下,可能清醒過來,會更易放手。

20180619

(舊文) 折.疼

生活有時總在折騰。

四十歲的他,這陣子都跟老婆在冷戰著。他被工作了十多年的公司裁走了,從二十多歲起便當個會計師文員,勉強也能支撐起三口子的家用。頭幾年他還有進修一下的熱誠,但自從女兒出生後,太太便當個全職主婦,而他亦因為沒多餘錢的關係,於是就把進修的計劃無限期擱置了。可幸的是,這十多年來在公司總算無風無浪,雖然跟他同期入行的同事,都相繼升職或跳槽了,就剩他一個留在公司,彷彿一潭死水一樣。但他也不介意什麼了,只求希望順利捱至退休。連九七和沙士都捱過後,他沒想到竟然在2012--別人口中的末日年--被辭退。對於是家中唯一收入來源的他,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樣跟老婆開口--幸好現在還是月頭,還有一個月才要面對家用的問題。於是,他就像肥皂電視劇的角色那樣,每天依舊穿戴整齊,裝作上班去,直至放工時間才回家。老婆好像都沒有發現些什麼,但過了一星期後,他發覺老婆開始每天都出外,有時候甚至比他還遲回家,弄得晚餐也準備不了;他問老婆往哪裡跑,她每次都只是支吾以對,一時推說往娘家去,一時就說找朋友去;或者是男人的自卑感作祟吧,他開始懷疑太太起來,再加上自身因失業而心情不佳,因此很容易就跟太太有衝突,甚至已經來到冷戰的地步。

失業了差不多快一個月,家用的問題已經逼在眉睫,找新工方面又沒甚眉目,想到這些,已經令他一臉愁容;至於懷疑老婆不忠,其實他大可以去跟蹤老婆,可是他又沒這膽量,萬一真的親眼看到太太對不起自己,他怕自己真的會瘋掉。想著想著,已經在街上逛了一整晚,但他還不想回家去,於是便走進了家麥當勞。他找了個隱閉的角落獨個坐下,由於太累的關係,他整個人伏在餐桌上,不經不覺就睡著了

時針不知走了多少個圈後,忽然間有個人把他搖醒,「先生,先生…」他從睡夢中睜開惺忪的眼睛,把他叫醒的是一個麥當勞的女職員。「甚麼事?」當他抬起頭再看清楚對方的臉時,才赫見跟前的是穿上了麥當勞制服的老婆。

「怎麼會是你?為什麼不回家睡?」看來,她也因為看到他而嚇了一跳。

「這道問題該是我問吧?為什麼你會穿著麥當勞的制服?」

「還要問?!就是在這裡打工才會穿制服吧!」

「好端端的幹嗎來麥當勞打工?你不用照顧女兒嗎?」

對於他的連珠炮發,老婆感到著實委屈。「你還好怪我,明明被公司裁了又不跟我說,你明知道家中就只靠你的收入,手停便口停;那我這麼多年沒工作,學歷又不高,那唯有來麥當勞打工,即使只賺到一點點也好過零收入吧!」

「是嗎…」他終於知道了真相,對於之前的懷疑,頓時間有點心虛。「那你近來每天出外,都是因為要上班嗎…?」

「當然呀!不然你以為我往那裡去?為了保護你的面子,我又不好意思當面拆穿你的謊言;要不是我撞到你的同事,都不知道我會被暪到何時。虧你還因為我每天出外而對我生氣……」

聽著老婆的話,他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愧歉。一時之間,他也不知該對她說甚麼。

這次,老婆先開口道:「晚了,你先回家吧。今晚我要當夜班呢。」

「老婆,對不起……」除了這一句,他也想不到別句話跟她說。他幽幽地輕抱了太太一下,看著這個陪他捱了十多年的老婆,萬般滋味在心頭。

雖然他依然還在失業的折磨中,依然要繼續面對找工作的壓力,但他感受到,背後支持著疼愛著他的力量。從未如斯強烈過。

-------------------------------------------finished @ 20120206 19:33

20180614

鏡中緣


迷惑太多 能望見太多 明白太少 預計長夜深 終於天曉 暗黑的心 才最叵測 難料 雲象太多 而道理太多 提示太少 直到長夜深 星光普照 聽風的笑 能盡世間 奇妙 如夢初醒 無言才動聽心的呼叫 鏡中緣 霧裡花 在美好 從未需要 如夢不醒 茫然流淚過方懂真笑 愛很長 夜再深 還有破曉 迷惑太多 能望見太多 明白太少 預計長夜深 終於天曉 暗黑的心 才最叵測 難料 同伴太多 沿路過太多 留下太少 別算人或妖 鬼影心竅 有酒今宵 讓最困擾 忘掉 如夢初醒 明明還在笑怎麼哭了 鏡中緣 霧裡花 最假的 才越心跳 如夢不醒 明明流淚了怎麼失笑 怨很長 恨太多 唯愛太少

20180530

那等待…那異常漫長的等待……

眾人都聚集在走廊盡頭的等候室。一間細小的長方形房間,中間放著一張米啡色的梳化,左邊放著兩張帶淺米白色的客椅,右邊的則是四張同款但粉綠色的客椅,還有一張小圓木桌,予人乾淨明亮的感覺。起初大家都表現輕鬆的在傾談著,說說笑笑,一小時便過去了。話題耗盡了後,每人便各自各的在低頭靜默——有人看電話,有人在看書,有人閉目養神,有人來回踱步…總之希望時間能在彈指間閃過,令等待的感覺減短一點。

兩小時過去,房間中隱約有一陣焦燥不安:有人忍不住離開等候室,不知是去查看甚麼,或是走出室外抽煙解悶;有人不住查看手錶,雖然還在翻掀著手頭上的書,但同時按捺不住每隔五分鐘便抬頭觀望走廊外的景況。有人繼續故作冷靜,一臉不在乎的說他想多睡一會。大家依然保持沈默,走廊外的腳步聲顯得特別響亮。

來到第三個小時,冷氣的溫度使人手腳冰冷起來,就像在寒冬中不得不抖動一下身軀來保持體溫一樣,房內的每一個人都幾乎已經離開了自己的座椅。究竟還要等待多久?這條問題大家心照不宣。已經超過了預期中要等候的時間…是發生了甚麼事嗎?無止境的等待是最磨人。心中會有千百種推測,往往都不能自已地想像最壞的可能性,令人的不安憂慮發大澎漲起來。好像一個愛捉弄人的淘氣小鬼,總在出奇不意的時候跳出來嚇唬人,想把它趕走又抓不著它,很是纏人。顧目四盼,眾人都嘗試找一個焦點去定下神來。玻璃窗上貼著五張海報,貼的人應該對海報的擺放不太有要求,雖然從房間內只見到海報白色的背面,但在純白色的襯托下更清楚見到有點東歪西倒。

已經來到該吃午飯的時間。走廊外開始傳來熱飯菜的氣味,也有不同的人進出等候室,用微波爐把自備的飯盒加熱。儘管房間內的氣氛變得熱鬧起來,但空氣中彷彿凝結了一層看不見的濃霧,令人有點喘不過氣來。有人索性走出升降機大堂,以逃離那窒息的空間。在那數小時的等待中,好比走進了扭曲的時空,時間過得忽緩忽快。有時候那五分鐘有如二十分鐘之久,但同時,四小時又在一息間消逝了。這種難以捉摸的變化,一旦墮進其中,其實也只可無能為力的迷失當中。

意志敵不過身體自然的需要,在幾乎想中途休息去充飢之際,他們便收到了期盼多時的消息。差不多了,馬拉松式的等待終於終點在望了。不自覺地繃緊的肌肉終能夠自然放鬆,臉部表情也從容下來,各人由之前嚴肅皺眉的樣子換成帶微笑的眼睛,甚至開始說點笑話自娛。

好像從缺氧的高山回到地平線,鬆一口氣的感覺實在太好了。整個人也由飄浮扭曲的空間回歸到現實,是一種確切的腳踏實地的感覺,每一步都是真實而肯定。

你隱藏不住眉宇間的喜悅,因為你確實知道,摯愛的人將再次重回你的懷抱裡。



20180529

交替

比她預期中遲了點到達中途站,盛夏的太陽六點多才下山,但那時候連滿月都已經高掛寶藍色的上空。

正值人潮高峰的下班時間,她急步往前走,眼前的行人就以同樣,甚至比她更快的速度,一個接一個迎面而來。這種跟身邊人背道而馳的感覺使她產生一種停滯不前的錯覺,而衝破這錯覺的唯一方法,就是換上更快的步伐。每年要逆流回產地的三文魚可能才明白她的感覺吧,她想。

終於去到小巴車站,與其說是「車站」,更正確的應該只是一個在馬路旁的車號牌。她排在隊列的第二位,前面站著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士,以他典型的發福身形及不幸的地中海,猜想是個剛下班的中年辦公一族。小巴站前是一列的巴士站,等車的下車的追趕巴士的人摩肩接踵,大家都有明確的目的地,更甚的是希望以最快的方法達到,因此中途離棄自己排著的隊而走上另一架巴士的人比比皆是。巴士從遠處駛來,泊站,放下乘客,再換上另一批乘客,然後離開,同樣的景象在她等小巴期間重覆了不下數十次。她都分不清每一架巴士的分別,只知道自己只有一個選擇,一個方向,就只需要安心靜候著。

這是一個星期二晚上的金融商業區,摩天大廈的螢幕外牆不停閃動著,刺眼的光線拚命地要搶去路人的視線。某程度它是成功的,她不為意地抬起頭,把焦點從五光十色的手機螢幕轉移到更喧鬧的繁市夜空——無疑是華麗奪目的,但更重要的人在小巴線的另一終端在等待著她,所以當小巴終於從車群中亮出身影時,她的集中力便全放在小巴上。

然後小巴靠近,停站,車上的乘客離開變回路人,候車的人登車轉化成為乘客,交替的儀式不停進行著。她登上小巴,坐在窗邊位置,心中默念即將見面的人,窗外瞬息萬變的人和物都被摒在外頭。最後小巴又再離開,載著她跟一班有一車緣分的陌生人,往同樣的航道啟程。


20180521

怕甚麼…?

第四次,這次已經是高靜第四次經歷分手。第一次叫刻骨銘心,第二次叫吸收經驗,第三次叫有緣無份,來到第四次,她都不知道叫甚麼好。相處了六個月,冷戰了一個月零兩星期,最初開始走下坡時的灰心,直至終於一刀兩斷後,她心裡其實是鬆了口氣--也好,終於也不用再糾纏,反正高靜連當初喜歡這個人的感覺也開始沒有印象……就這樣,另一個跟她曾經親密得肉帛相見的人又再默默地變成了陌路人,走回各自原有的軌跡。拖手,分手;再拖手,再分手…戀愛的意義是甚麼?高靜胡塗了,也覺得累了--情感的付出畢竟是件很累人的事。

輕描淡寫地處理好分手事宜後,高靜並沒有要哭的意欲,只是心中一陣空虛的好不自在。高靜走到了卡拉OK店,參加了朋友的生日派對。她喝了點酒。她並沒有要喝醉的意圖,只想靠酒精放鬆一下自己。派對中人很多,多得令她懷疑生日的朋友能否認得所有的人。他們有的在唱歌,有的在猜枚,或是已喝得爛醉胡混著的人也有。高靜冷眼看著這些人,沒發一言--這種混亂的日子,她也經歷過,那是在她二次分手後的事,現在想來也覺得可笑。她繼續靜靜地坐在一旁,忽然間,她留意到一股熾熱的眼神直刺刺的望著她。高靜迎著目光看過去,是一個廿多歲的男生,看上去年齡應該比高靜小一點吧。終於他倆的目光碰上了。雖然中間隔著了七,八個人,男生的目光都是一直看著高靜。在酒精的影響下,高靜的視線有點朦朧,她背靠著沙發椅,怔怔地看著男生。她甚麼也不記得,只記得當時聽到王菲在唱著「怕甚麼,怕被迷魂……


後來,那個男的從朋友間找到了高靜的電話。對高靜來說,又是一如以往的追求攻勢,她都不知是第幾次應付。他人不錯,身高外貌都是高靜喜歡的類型;他會運動,也愛看書聽音樂;對高靜當然也是處處遷就,在各方面來說,都是那麼無懈可擊。對高靜來說,一切都來得太虛幻,竟然會出現這麼完美的人,還待她這樣好,她是在做夢嗎?高靜很怕,她怕愈美好的夢,醒來時現實便會愈殘酷。


……為甚麼 感動我 等我難習慣 最低痛楚……


他對高靜的若即若離感到不解。那天晚上,他跟她走到沙灘去,看著眼前漆黑一片的大海,一疊又一疊的浪花湧到岸邊。忽然間,高靜打破沈默問:「你記得在派對中,你看著我的那一刻,在我們之間播放著的是甚麼歌?」他想了一會便答:「是王菲的迷魂記嗎?」高靜被他的細心怔住了,愈看到他的好,高靜便覺得愈不真實。突然間高靜脫下鞋子往海邊跑去,他亦緊緊跟在她的身後。她游出去,他也跟著她游出海。游了好一陣子後,高靜累了,在載浮載沉的海水中飄浮著。這時,她看到游到了身邊的他。她再次看到他那股熾熱的眼神後,她的眼淚便一直流下來。高靜說,我怕。怕甚麼?他問。高靜頓了一頓說,我很累,我怕我再沒有豁出去愛的勇氣。


……怕甚麼 怕習慣豁出去愛上他人……


他甚麼也沒說,只是把濕透了的高靜緊緊摟著。他跟她一起衝過第三個浪後,在高靜耳邊細語:你需要的勇氣,就由我來重新帶給你。


------------------------finished @ 20111218 22:24




I wrote this piece when I first heard this song. 
it's still one of my favorite songs after all these years 

20180519

人生交叉點

她應該是個烈女。

千迴百轉後,選了個比自己年輕十多年且門不當戶不對的男人當伴。明知得不到世俗人的祝福,但愛情使她盲目。然而,她雖已負託終生,卻瀟灑地不在乎一紙婚書,一直沒有註冊。

老來得子,縱使生活上遇上種種難題,都靠著兒子的力量而咬緊牙關闖過去。

怎料到當兒子差不多獨立的時候,她卻患上癌症。本以為做手術便好,不夠半年時間,癌細胞竟已經擴散。

倔強高傲的她,知道日子不多,不希望成為兒子的負擔,因此斷然拒絕一切治療,希望早登極樂,解脫一切痛苦。

儘管她內心是千萬個不捨得她的乖兒子。

這一個人生交叉點,若然你是她,你又會如何選擇?







20180517

促膝夜談

昨晚臨睡前不明不白地跟M先生展開了詳談

有關迷失,有關尋找。

回顧過往一年浪費掉的光陰,展望將來時的迷惘,面對難以控制的盼望,坦坦白白地傾吐

感激身邊的他,有如此的耐性和理性聆聽和分析

至少那一刻,我的惶惑得以被安撫

希望能下定決心處理某些一直拖延的事。

謝謝我的 psycho-the-rapist ,哈 :)

20180507

Comfort song

"前塵就似輕於鴻毛
提及心底苦惱 
如像自言自語說他人是非 
多麼好"

好久沒聽這歌
當心情無論怎麼擺都不妥當的時候
就想起它

貪它的懶慵
愛它的無奈

近來太多事壓在心上...

"從來沒細心數清楚 一個夏雨天
一次愉快的睡眠 斷多少髮線"

正巧今天也是個下雨天...
希望雨過就天晴

謝謝我的 comfort song

20180505

壓得有點透不過氣來

好想... 逃避喔.

連喝醉的心情也沒有
連睡覺也覺得無所謂

只懂呆滯著

20180428

十八相送

剛見了一個十八歲的少年。於我來說他當然是十分年輕,理應是年少輕狂的日子; 但因為家庭問題,他自覺要背上與年齡不符的重大責任。對他來說,青春早已被淹沒。看著這個少年,聽著他嘗試努力擺脫命運但感覺有心無力的疲憊感,心中難免為他感到唏噓。除了給予專業上的建議,到最後還是忍不住勸勉他,可以的話請好好享受你的十八歲,往後的日子責任會找上你,但十八歲就只有這一次。

20180427

昨天在門診之中收到個不好的消息
雖然情況不算很壞,但心頭依然沉了下來
那一刻真想可以停一下再收拾情緒
但病人還是繼續要見...

當每次身份變成病人家屬時,最擅長就是問專業意見,想辦法找實際的幫助。其實我知道情況真的不算壞,該慶幸及早發現,但我就是不能自已地感到悲傷。獨個兒坐地鐵回家時,內心不斷鬥爭著,傷心的感覺很明顯,又覺得不想說了後換來 it's ok don't worry 這些回覆(很確切知道empathy 是甚麼的人很麻煩喔) 。其實我可以若無其事地把它抑壓下去,不過最後,我選擇了承認自己的感覺。感恩地有兩個很會 empathize 的朋友(而且完全不是同行),可以讓我很安心很舒服地承認自己的軟弱。雖然只是信息上的傾吐,雖然是自己一人還在地鐵內,但積壓著的眼淚終於可以破堤。哭得好醜喔,連紙巾也沒有一張,但哭過後至少感覺舒服多了。

請珍惜所有你愛的人哦…

20180422

夢醒時份

發生甚麼事...

容悠琛一臉不解的望著電話屏幕。

一整個早上都收不到他的信息,忽然之間傳來的先是三個字:

「對不起」

對不起些甚麼?

容悠琛呆望著電話,半晌也未能反應過來。突然間又看見他上了線,系統顯示他正在輸入文字。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他把信息傳來。「她忽然來了香港,發現了一些狀況,我們還是暫時不要再聯絡吧……對不起。」

這次容悠琛陷入了更大的迷惘。哪個她? 發現了甚麼的狀況? 為甚麼不可以聯絡? 暫時即是到何時?

悠琛沒有回覆他一字一句。明明剛才還心情輕快地跟好友們聚會,明明早上他還跟自己說了些甜言蜜語,怎麼一息間心情就被打垮下來? 她拿著電話,再重新讀了一次他的信息,她彷彿明白多了點甚麼。地鐵車廂內的人不多,她忽然覺得胸口很悶很悶,好像一隻無形的手用力地揪捏著她的心,大力時一陣心痛,輕力時一陣心酸。

她該去如何理解這件事情? 直接打給他去問個究竟? 但他已經說了暫時不要再聯絡,即使打給他也只會被切線吧。可是她腦海中有十萬個為甚麼想問清楚,又要等到哪時才有機會呢?

容悠琛拖著沉重的身軀回家。她躺在那純白色的床上,跟他的每一個時刻都在不斷重播。他昨晚跟她說的情話,她依然歷歷在目。從收到信息那一刻,她的嘴唇一直緊閉著,終於在過了很久很久之後,容悠琛才長嘆了第一口氣。

習慣了的事,在毫無準備下被改變,是很磨人的。容悠琛也不知怎樣熬過那一夜,明知不會收到他的信息,卻依然三不五時打開電話來看。當然換來的,就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那天晚上,她竟然夢見了他。之前他常常撒嬌著投訴,只有他有夢過她,卻不曾被她夢見過。那時候容悠琛還笑說,可能因為他不夠落力來走進她的夢境。怎猜到夢還真懂開玩笑,竟然在他消失了的當下,才讓他潛進她的夢內。

夢境中的他和其他朋友同時出現在悠琛眼前。容悠琛一直很想靠近他,好想讓他知道自己有多掛念他,但在朋友跟前,她不敢主動,只能一言不發地期待著。好不容易等到有獨處的機會時,又忽然有其他的事打岔著……

悠琛這時醒了過來,從失望的夢境走到殘酷的現實,至少在夢中還可以見得到他。她好想好想告訴他這個夢,好想好想被他從後緊抱著,安慰她說由那個信息開始都只是個夢,一切依舊安好…

但事實可能是,由他跟她第一次接吻的那刻開始,就只有容悠琛一廂情願在發夢。儘管有千萬不捨,夢醒了,便應該跟夢中人說再見。

------ finished 22042018


懶去改另一個角色的名字,就由上一篇的容悠琛繼續說故事。上次寫了他的夢,今次輪到容悠琛發夢。上一篇好甜蜜,不過我寫的故事好像多數沒有好結局 lol,所以要跟容小姐說聲對不起。

一邊寫一邊想起一首很舊很舊的歌,我只記得歌名,也不記得可有曾在那裡聽過。在 Youtube 一聽,又發覺很有味道。


陳淑樺 

夢醒時分

作詞:李宗盛
作曲:李宗盛
編曲:李正帆

你說你愛了不該愛的人 你的心中滿是傷痕
你說你犯了不該犯的錯 心中滿是悔恨

你說你嚐盡了生活的苦 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
你說你感到萬分沮喪 甚至開始懷疑人生

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 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為愛情總是難捨難分 何必在意那一點點溫存
要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 在每一個夢醒時分
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 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20180419

枕邊絮語

「我夢見了你啊!」某個清晨,他一覺醒來便急不及待要跟她分享剛才的夢。

「夢見甚麼?」容悠琛睡眼惺忪,在鋪著白色床單上的睡床伸了個懶腰,然後下意識地彎曲著雙腿,打側身望向身旁的他。

他伸出手把她摟抱著,「我夢見跟你約會,然後我送你回家,不過……」

「不過甚麼?」悠琛用手擦擦眼睛,好像有比較精神一點。

「不過忽然間有另一個男生出現,把你接走。我看著你愈走愈遠的背影,卻又原地踏步,那份無力感很重啊…」這刻他把她抱得更緊,裝出一副怪可憐的樣子,生怕她真的隨時會被帶走一樣。

悠琛看著他裝可憐的表情就覺得好笑。「傻瓜,那個誰會把我接走?如果是真的話,你應該要緊追著我,怎可以白白看著我被帶走的?」

「我不要不要!」怎猜到一個大男人也會撒嬌。他把頭倚到她脖子上,又好像小孩耍脾氣的扭著身體。他的頭髮把悠琛弄得癢癢的,她一時忍不住便大笑起來。

「將來的事誰會知道?」她說得滿理性的,但其實拍拖短短三個月,心中早已被他的熱情和甜蜜完全攻陷。

「如果人生有太多緣起緣滅,請讓我餘生都在你身邊早睡早起....」他忽然哼起歌來。

「這是誰的歌?好像未聽過。」

「這是屬於我和你的歌,我剛剛作的!如果人生有太多緣起緣滅,請讓我餘生都在你身邊早睡早起....」他的手輕輕撥著悠琛帶點凌亂的長直髮絲,再在她額上輕吻著。他天生的音樂感很強,喜歡作曲的他隨便哼些音符都能讓人沉醉。

容悠琛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甜,一陣心悸般的電流隨著他的吻把她的心痲痺著。在感情上素有經驗的她,面對著他的直率和熱情也束手無策地被融化掉。一想起他,她的咀角便會忍不住往上翹。或許,她想,他們倆真的可以餘生都在大家身邊一起早睡早起……這是容悠琛一直不敢期望的事——父母自小離異,自己也經歷過不少緣起緣滅,「餘生」二字對她來說比永遠還遠,她不會亦不敢奢望有那個誰會跟她走過餘生。

他的出現,就好像帶她從頭認識戀愛。他會坦率地跟她說「我愛你」,他堅定的態度安撫了她偶爾的驚惶不安。沒有轟轟烈烈,沒有呼天搶地,取而代之的是平淡但踏實的感覺,簡單如每天晚上一起睡覺,早上一同起床,她都感到無盡的幸福。

這會只是個夢嗎?容悠琛對自己的幸運覺得不可思議。

「在想甚麼?」他繼續溫柔地整理著悠琛的髮絲,再把雙手捧著她的臉龐,輕巧地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他那突如其來的一吻令她忍不住甜笑,「我在想念你的溫度。」悠琛自然地在他臉頰上回了一吻。

他用那比她大上接近一倍的手掌捉緊她的小手,在冬天的寒流下,悠琛的手總是帶點冰冷。「怎麼你的手那麼冰?」邊說邊用他溫暖的手揉著她的手,不消一會,她兩隻手都變得暖烘烘的。

「究竟誰會把我帶走?」悠琛再次問到他的夢。

他再次把她一抱入懷,悠琛的頭剛好貼在他的胸膛上,直接感受著他的心跳。

「我。不。准。住。何。人。帶。你。走」他在她耳邊細語著,雖然聲音很細,但他吐出的每一隻字都說得異常肯定。

噗噗…噗噗… 悠琛聽著他響亮的心跳聲,霎時間,仿佛她的心跳也跟隨著他心臟的節奏一同跳動著。

「請放心,」悠琛也在他耳邊輕聲道,「有了你,餘生我再不會被誰帶走了。」

------- finished on 19042018

20180401

人來人往

慵懶的午後,溫柔的陽光灑在臉上。她走到一間咖啡室,找了個戶外的桌子坐下。百無聊賴的她,叫了杯咖啡,點起根香煙,翹著腿就看著街上的人來人往。

一對年輕情侶走過,小女生的笑容很甜,那個男的就像被下降了般目不轉睛地看著女生,他應該就是被女孩的甜美笑容吸引住吧?他緊緊拖著她的手,彷彿怕女生會消失掉一樣。

她看著這對小情人,把香煙遞到唇邊,輕輕的吸了一下,再緩緩地把煙圈吐出。那笑容多美,她想,想必有不少男生也曾被小女生的笑容迷倒吧。忽然間,幾個熟悉的臉孔乍現在她的腦海中--他們都曾經跟她說過最喜歡她的笑靨,然後都很努力地逗她笑。

曾經有一段時間,她認為只要有人不斷逗她笑就已經足夠。

她想到這裡,尖長的五指不經意地撥一下長髮,笑自己曾經的傻。下秒鐘,她的目光凝固在另一個女生的眼神。這女生比剛才那個成熟一點,雙耳插著耳機,一臉不屑般的嘴臉,但她的眼神卻把她出賣--她的眼神是幽怨的,一種幾乎奄奄一息的空洞,好像稍一不慎就會連餘下的靈魂都被熄滅;她的不屑只是她一個盾牌,保護著她內心僅有的光。

她靜靜地遠望著那個女生,心中納悶,都不知有多久沒認真細看一個人的眼神,又或是毫無保留地讓人直視自己的眼睛。假如眼睛真的是靈魂之窗,有誰可以跟她透過雙目,交換大家的靈魂?當靈魂之窗掉下眼淚時,又有那個誰會願意撫平她的淚水?

成長教她學會,找一個會在她哭泣時留下的人,比找一位因她的笑臉而留下的人更難。

她呻一口咖啡,再吸一口煙,咖啡的濃和煙草的烈在她口腔和鼻腔中混和得完美無縫--這是她唯一會吸煙的時光,不為甚麼,只求重拾一些她喜歡的味道和氣味。咖啡喝完了,煙就再沒它的價值。是莊是閒,她從來分得很鮮明。

她挽起手袋便轉身離去,影子沒入人來人往的街角,而被遺忘的煙絲,就在那裡繼續燃燒著。


-----------finished on 1/4/2018

20180305

記。

人長大了
連留字寫句心情都思前想後

不同了
初心變質了。

20180301

2017 Bora Bora 蜜月之旅 ♡ Part 7 風雨中的 Bora Bora


記性真的很不濟... 不繼續打下去就怕會把事情都忘掉!

話說我們入住在 Intercontinental Thalasso 時,就被通知因為去年一月時的暴風雨,為酒店附近的海床做成破壞,因此酒店需要關閉沙灘作工程處理。為了補償住客未能享用酒店沙灘,他們隨了送上餐飲 credit 外,亦特設免費船隻送住客去一個私人小島(motu)遊玩。就是這個特別安排,讓我們前後2次免費出海!

第一次去小島,出發時還陽光普照。



[唉這個身形呀....難道真的可一不可再?]

我們在酒店碼頭等船,本來還以為會有其他住客一齊出發,怎知道只有我們二人,就變成了免費 private tour 了!😍

我們在下船後問船主,可否在我們玩完小島後再帶我們到 coral island 玩? 船主很好人一口答應! 我們也滿心期待!

踏上小島,就先上幾級樓梯去看看風景


上去到看見這兩個像



開始多雲了.... 如果是藍天會有多漂亮!

從瞭望亭下來之後,我們都有嘗試下水的。不過天氣愈來愈差。。。烏雲愈來愈近。。也開始下雨



很大浪!!

這是我們的小船。。。

雨愈下愈大,簡直是風雲變色!我們只可以無奈地坐在有蓋的地方呆等。島上只有我們二人和船主,(而船主這刻不知走到那裡去)看著那些白頭浪和我們的小船,真有一刻擔心我們就此被困荒島!Cast away! 說笑啦,幸好等了一陣子後雨勢風勢都開始減弱,這時船主忽然出現,趁海浪沒這麼急時就撤退了!

回到酒店後大概是中午時間。看天氣今天應該不能再出海了。大家可能會想,那困在酒店大半天,豈不是很悶?

那就錯了!!因為我們的酒店有最好的 spa centre!!

<官網截圖>

Intercontinental Thalasso 設有 overwater spa,讓客人可以躺著做 spa 時也可欣賞美麗的熱帶魚~所以來到 IC Thalasso, 一定要試試 spa!

 <官網截圖>實景就是這樣啦!

我們之前沒有 booking,原本想做他們最長時間那個 spa package,怎知道都滿了!最後唯有選一小時的 massage ,雖然有點失望,不過都好啦!那個房間很大,充滿怡人的香氣;趴著睡時看到像是「魚樂無窮」的畫面,按摩師按著按著,我很快舒服得睡著了!完成後整個人是萬二分的鬆弛!如果有時間的話,真想真想享受 full spa package 呢!! 

隨了 spa room 的服務外,光顧的住客還可以享用它們戶外的按摩池,有大有細,私隱度很高呢!

就這樣,雖然當天下午繼續天陰有微雨,但我們輕鬆的心情卻完全不受半點影響!

最後送上我亂剪的小島 video~ 那時第一次用 gopro, 又第一次剪片, quality 不算太好 haha

        

to be continued!

20180121

2017 Bora Bora 蜜月之旅 ♡ Part 6 四驅車之旅!


Yeah 繼續寫蜜月之旅!

第三天的天氣預告開始有雲和雨。今天我們選擇不出海,反而 book 了4WD excursion tour。

因為想有時間歎早餐,所以就選了下午出發。每次到 resort 酒店都愛慢慢享受早餐,因為在香港的生活實在太急促啦。

今次 tour 的要我們在 Intercontinental Bora Bora le Moana Resort 集合,所以我們早一點點坐船出發到這間姊妹酒店參觀一下。雲層愈來愈厚,好擔心會下雨呢><

在lobby 等了好一陣子,四驅車終於出現。司機兼導遊先帶我們環繞 bora bora 這個島一周,土生土長的他一邊介紹這個小島。原來bora bora 沒有醫院的,如果居民有什麼急病就要坐直昇機送到 Tahiti 的醫院去。沿路他又介紹了 bora bora 第一間酒店的位置,現在已經丟空了,聽說只需要港幣1000萬左右便能買下那塊地!一千萬,在香港只夠買個兩至三房單位咋!

這個是導遊隨地拾起的生果,好像有點藥用價值

繞場一周後便出到 bora bora所謂的town,給我們一點時間逛一下。那裡有幾間賣大溪地珍珠的舖,我們隨處走入一間看一下,只有20分鐘,也走不了多遠。

之後就到一間叫 Bloody Marys 的餐廳-- 據說是Bora Bora一間有名氣的餐廳,因為曾經有不少影星名人都光顧過。其實我們對它就興趣不大,純粹到此一遊,又要下車看一下。


上面寫著的都是到訪過的名人的名字

接下來終於到戲肉,四驅車會直接駛上山,帶我們到 Faanui Canon Lookout!


因為早上下過雨, 沿路都是一片泥濘, 還好太陽出得早, 要不然泥地太濕就不適宜上山囉! 司機就直駛上山, 其實都幾顛簸! 因為這輛4WD是開放式的, 一路我都緊握著車上的扶手, 好怕會被飛出車呀!

這就是我們坐的4WD

震震震了十多二十分鐘後, 終於上到 Faanui Canon Lookout。來這裡除了可以從高處俯瞰大海之外,還有個歷史遺跡,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美軍留下來的大炮2支~


從山上看這個大海,又有另一番光景~

我們看見海上有這架很大的郵輪,導遊說前美國總統Obama 正在Bora Bora 渡假,而這艘郵輪就是他的啦! 後來看新聞也真的看到這郵輪的相~

時間夠了便出車下山。原先是興高采烈地出發,但掃興的事情就發生!下山途中不知為什麼司機要忽然急停,那一剎的向前衝的衝力實在很大,我坐在最前,已經向前傾,加上後面兩個乘客也同時向我撞來,我整個頭就大大力地撞上了那扶手鐵,應該是我懂事以來第一次 head injury! 那一刻的頭好似晃了一晃,當然也很痛。但因為在山路上不能停留的關係,司機只可以繼續前進,直到下一站。

下一站是個示範扎染的地方,示範的大媽跟導遊應該friend 底, 立即拿冰給我敷頭。導遊一臉不好意思,又憂心忡忡的樣子。我其實都有想過需不需要到醫院檢查一下,但早前先知道Bora Bora 沒有醫院, 要坐直昇機出Tahiti,就作罷了。休息了一陣子都舒服點了,之後才發覺應該有個scalp hematoma ~(俗稱「起左瘤」lol)


扎染一站就沒什麼特別, 都是示範一下扎染, 然後想sell 下大家買他們的布。其實我真的沒什麼興趣,不過在準備離開的時候,導遊突然給我送上一執扎染巾,當做剛才意外的一點補償(?)

最後再吃吃椰子和水果就回程。我們是最後下車的人,當我們準備付錢給導遊之際,他竟然不收我那一份的錢!他再次對剛才的意外表示道歉,所以堅持不收我的錢,只收M先生那份。我們也覺得不好意思,但爭持不下就唯有欣然接受吧~~完全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真人版呢。

在 Intercontinental Bora Bora le Moana 酒店解散後, 見天氣還好(雖然有點雲), 就到它們的沙灘拍一下相~ 真想可以在這裡游下水!! 可惜沒時間!

M先生寫的字~
(影了好多作狀相 hahaha, 大家都在facebook 看過, 就不再post 啦 :P )

玩了一會就開始灑雨了,我們也回程到我們 IC Thalasso 酒店去。晚上雨愈下愈大,本來晚餐時想坐戶外都不能了,唯有搬回有蓋的地方。

送上前一夜好天氣時拍下的夜景 (by M先生)~~

下篇見~~~

20180120

2017 Bora Bora 蜜月之旅 ♡ Part 5 出海吧!



一生人一次的蜜月之旅不可能讓它爛尾的!

雖然叫 Part 5, 但現在才寫到在 Bora Bora 的第二天。話說 check in 後當晚我們靠漂亮又好人的 concierge人員幫我們訂了第二天出海的行程——浮潛看魔鬼魚!


那天一開眼就看到這藍天和碧海, 真的高興得心花怒放! 甚麼紫外線甚麼雀斑都拋諸腦後, 我要盡情同陽光玩遊戲! 吸收 Bora Bora 陽光帶來的維他命D!

因為要早出發, 匆匆吃過早餐後便到碼頭等待接送的船。

這就是來接送的接駁船!看船身上的花紋!是我最喜歡的藍白民族風,連小船都特別漂亮~

船家兼當天的導遊 Romeo接過我們後就駛往其他酒店接其他客人。當天除了我們之外還有2組旅客,其中一組是香港大溪地珍珠協會跟一些珠寶設計師來當地考察,所以竟然遇上了香港人!當我聽到珍珠協會的工作人員可以不時到大溪地公幹時,我多想申請入會!!!而另一組團友是4個美國人,兩 Pair 中年夫妻,他們都不是第一次來 Bora Bora。可以跟好朋友們一起遊 Bora Bora 也是人生一件美事呀!

人齊,出海吧!!!




導遊 Romeo 邊彈著 ukulele 邊唱歌,很配合乘風破浪的感覺~ 看著清澈得幾乎見底的海水,看著一望無際的海岸線……任何壓力都一掃而空啦!

去到 coral island 便下水啦。到今天還記得那比蒸餾水還要清的海水!其實我們的船駛了很遠一段路才去到海中心,沒想到竟然離岸邊這麼遠, 水依然淺得可以直接站著! 就算不懂游水的朋友也可以出海看魔鬼魚!

浮潛了一陣子,Romeo 就帶來了他的好朋友--sting rays魔鬼魚!


Romeo 不停跟sting ray kiss kiss 😂 我也摸了一下它, 冰涼涼滑溜溜的。它悠然地在穿插於遊人當中,明顯地已經見慣大場面,都不怕人了。

除了Sting rays, 跟住出現的就是 Lemon sharks。雖然說 Lemon Sharks 是吃素的,但始終是鯊魚,還是遠觀好了。



(啲水係咪清過蒸餾水呢?)

中段休息就到附近一個小島食 lunch


就是望著這樣的無敵海景吃 lunch!!!其實每次外遊去到這些島國出海,望著當地人日日享受的海景,就不免慨嘆為什麼香港人要付出如此高的代價,去換取這些明明是屬於地球上每一個人的觀景呢?


坦白說,食物質素就麻麻了,除了當中大溪地特色菜 Raw tuna salad (poisson cru) 比較好味外--吞拿魚跟椰子都是當地新鮮的食材,他們將青檸汁和椰奶混成沙律汁,跟新鮮的角切吞拿魚刺身和沙律菜拌勻,又開胃又好味!

另外想特別介紹一下他們派給我們的碟,其實是就地取材的椰子樹葉織成,真的十分環保呀!

大家都在海邊「野餐」中~


另一個角度去看 bora bora 的火山!

我們吃飽後在島上走一下,就遇上在做紮染布的當地人~


飯後 Romeo 為我們示範了怎樣開椰子和搾椰汁~到最後他又拿著他的 ukulele, 和他在小島上的拍檔一起高歌一曲,為我們半天的 tour 畫上個句號啦!


回到酒店後,我們又在酒店內散散步。在前一晚,我們忽然收到酒店的 staff 給我們一封信,原來酒店這天會在黃昏舉辦一個 cocktail evening, 邀請來自各地的旅客跟他們的職員交流一下。

我們跟一對來自美國的夫婦談了一陣子,又跟兩個來自法國,正在酒店做intern 的年輕職員談了很多~很愉快的一個 happy hour!不知不覺也喝多了幾杯香檳呢~


喝下一口冰涼細滑的香檳,氣泡中的酒精為我帶來點醉意。在微薰中看著眼前的高山綠水,幸福二字,從未如此實在過。一生人能有機會親身來過這個人間天堂,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Cheers!


20180114

2018

2018了
時間一年比一年過得快
責任一年比一年背得多
那天跟M 先生枕邊話
他說人們都在踏入新年那一刻興奮萬千,彷彿所有事情都會有新開始好兆頭
然而一覺醒來,不想面對的依然要繼續面對
從來沒有訂立每年目標的習慣
又可能因為慣性被不同的指標牽著走,今年考這個試,下年準備另一個考試..
所有考試完成以後,就有點迷惘的感覺
怎麼我這個人除了考試後便什麼都沒有
接下來要一直為自己找新方向新目標
感激身旁有個可靠的他
就且看2018會把我們帶到那裡去。

自細家中人多
從來未試過獨居
特別珍惜獨自在家的寧靜

可惜這些寧靜通常都好短暫.... 🙁

聖誕老人

在普天同慶的日子,是不容許傷感的。
全人類都在網上鋪天蓋地撒播歡樂的氣氛,你忽然留下些莫名其妙的字句,總仿佛會把愉快的氣氛凍結著。
努力笑臉迎人,隨俗地在Facebook 上貼上 Merry Christmas,你背後的哭臉沒有人想知。
儘管,那班人根本不在你面前。

感謝陳奕迅在某年唱了首 Lonely Christmas, 讓大家知道聖誕期間也有人會想哭
就像今晚的陳舜。

二十四小時前,她還是興高采烈地等待聖誕的來臨。她花上心思買聖誕飾物,小小的蝸居也放下一棵聖誕樹,掛上帶冷調的紫藍色小燈泡,一閃一閃的仿佛在倒數著聖誕的來臨。她滿心歡喜地在期待著,即使她不太清楚自己究竟在期待著些甚麼——二十八歲的她早已知道聖誕老人只是個騙小孩的大話——

——就像那個一直說喜歡她的男人。

她早就知道他有家室,陳舜也不是個愛情初哥。她明明已經很小心地避開不必要的陷阱,把大門緊閉。但他仍死纏不休,最後就像聖誕老人般偷偷地從煙囪溜進了陳舜的心內。起初當然是甜蜜,對陳舜來說,他每一次的出現已好比一份聖誕禮物,夠滿足了。只是後來,聖誕老人的熱情逐漸減淡,失望日積月累,陳舜也想不到,自己會成了反過來哀求他的可憐蟲。

所以當聖誕老人預告他在聖誕節可以跟她一起過的時候,陳舜興奮得像個五歲小孩一樣——

——幼稚得忘記了聖誕老人只是個騙小孩的大話。

紫藍色的燈泡閃著閃著,陳舜的心跟著跳著跳著。前一夜她就急不及待替她的聖誕樹拍了照,貼了上 instagram 跟 facebook,還加了句「Merry Christmas! 期待聖誕老人的來臨!」。她的相片為她帶來了五十多個 like,十多個留言,卻沒有為她喚來聖誕老人。她一直等,十點,十一點,十二點……燈泡繼續閃著,陳舜的淚在眼框中滾著。她特意打開他的 facebook,原來聖誕老人早已留在他該去的家,就這樣一聲不響地,把陳舜小朋友遺留下來——

——連一聲「聖誕快樂」也沒有。


"誰又騎著那鹿車飛過
忘掉投下那禮物給我…"

—————————————14/1/2018

*****

雖然已經過了聖誕節,不過可能因為那幾天在大陸玩時不停聽到商場內播 Lonely Christmas 而入了腦吧,那時簡單打了幾句草稿,現在終於有時間有心機把這超短篇完成。

20180107

Coco 玩轉極樂園


遲了入場看,之前早已在facebook 不停看到有人分享這電影,所以早有心理準備是套催淚的電影。

Pixar 這次帶大家進入墨西哥的音樂世界。男孩 Miguel 出生於墨西哥,明明是一個充滿音樂氣氛的國度,他的家人卻因為當年太太公為了音樂放棄家庭,而一直不准後代接觸音樂。但不知從那裡得來的音樂細胞,使Miguel 深深被音樂著迷。他一心追隨他心裡最祟拜的已故歌神 Ernesto de la Cruz,一次陰差陽錯的機會下,他偷偷彈了歌神的結他,竟不可思議地把他帶到死人的極樂世界!他在那裡遇到已故的太太婆——就是下令家人不准玩音樂的人,亦找到了傳說中的歌神!音樂對親情,究竟Miguel 如何取捨?

首先想說的是 Pixar  從來都在視覺效果上不會令觀眾失望。雖然是死人的極樂世界,但內裡張燈結綵,七彩斑爛,感覺比人間還要快樂;而且每個枯髏骨的造型都好可愛!

至於故事的主旨,一開始好像是有關 Miguel 尋夢的故事,但其實親情才是重心。即使一個對音樂充滿理想熱誠的人,原來死後一直念念不忘的依然是當年的小女兒。同時,一個已年老得糊里糊塗的老人,就算忘掉了全世界還仍然深深掛念著自己的爸爸。電影中把人死後的世界描繪得很實在,其實離開了我們的家人又究竟在那裡?死後的靈魂假如再不被世上的人記住,真的會灰飛煙滅?留下來的又該怎樣面對哀痛的思念?我一邊看一邊想著這些問題,愈想就益發掛念我的媽。她,也會怕被我們忘記嗎?

最後,想分享英文主題曲 Remember Me 的歌詞(我沒留意之下看了粵語版,廣東話版的歌詞譯不出神髓)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say goodbye
Remember me
Don't let it make you cry
For even if I'm far away I hold you in my heart
I sing a secret song to you each night we are apart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travel far
Remember me
Each time you hear a sad guitar
Know that I'm with you the only way that I can be
Until you're in my arms again
Remember me



好想把這一曲獻給一位在我門診中,對離世了的伴侶念念不忘的病人

也獻給每一位懷念已故親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