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2

維納斯

你有去過羅浮宮嗎?

羅浮宮內的名畫雕刻多不勝數,每日吸引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人慕名而來,站在各畫各像前評頭品足一番。然而坦白說,真心懂得欣賞藝術品的又有幾多人?

舉世知名的斷臂維納斯神像,自路易十八便一直留在羅浮宮內。維納斯每天看著營營役役的過客,雖然對她外表的讚歎之聲總是此起彼落,誰不知女神心中總為自己斷臂的不完美而耿耿於懷,她心底裡壓根兒不覺得自己有甚麼出眾之處。她心中不住地想,除了當年的路易十八,還有誰會為她駐足下來,懂得真正欣賞她?

某個初春的午後,圍在維納斯像前的遊客一如既往般擠得水泄不通。在臉容一片模糊的人海中,維納斯忽然感受到一鼓炙熱的視線凝望著她。那是一個在寫生的男生。他以銳利的目光觀賞著維納斯,再把他感受到的她以溫柔的筆觸畫下來。

起初維納斯對男生也不以為而。怎知一天,又一天,男生幾乎風雨不改的每天走到羅浮宮,就是坐在維納斯的雕像跟前。有時他又在寫生,有時在寫詩,全都是跟維納斯有關的事。維納斯偷瞄過他的作品,他彷彿懂得讀心術般,一詩一句都寫中她的內心深坎處。她心中默默為他的才華著迷,亦因為有人明白她的內心世界而暗喜。她開始期盼他每一天的到訪,雖然二人之間沒有言語上的交流,但無聲仿有聲,男生的眼神總令維納斯感到無比溫暖。

某個仲夏的黃昏,差不多到了關館的時間,羅浮宮內的遊人都已經散去,唯獨男生依然站在維納斯像前。這天他沒有畫筆也沒有書簿,只一直定定的站著,維納斯感受到他熾熱的目光,好比當年路易十八想擁有她的目光一樣。男生慢慢往維納斯的雕像伸出他的手,正當維納斯等待著跟他接觸的一剎,警報突然響起,一班警衞向男生衝了過來-- 原來他已經越過了警界線,警衛需要立即把他帶走。電光火石間,男生還是偷偷的輕撫了維納斯一下,雖然只是短暫的一瞬間,維納斯還是可以感受到他皮膚的溫度。眼看警衛將他拉走,維納斯只能站在原地,無奈地目送他離開。維納斯恨她的斷臂,她多想可以伸出雙手跟他擁抱。她更恨把她困住的羅浮宮,和將他帶走的警衛。

維納斯卻忘掉,打從一開始她跟他就來自不同的世界,誰也根本沒資格擁有誰。警衛要把他倆分開,也是無可厚非。

他這次引發了警號,換來被禁止再訪羅浮宮; 他不能再為她素描寫詩,她亦再沒有機會見到他。

被警衛帶走的男生也許不知道,自他出現在維納斯像前的第一天起,她便暗中惦記住他。直至多年後的深秋,他的身影仍在維納斯的心頭縈繞不散。

----finished

後記:
寫完又改,故事不停變化中
或者始終一天,維納斯在男生心中的光環會褪色,又或是買了個教訓,總之他會安份守己,不會再為她冒甚麼險。至於維納斯,就只能繼續呆守原地,默默期待他重臨的一天。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